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本文來源:遊研社(中國遊戲研究自媒體,原作發表於知乎)

作者: C9

本文已授權給【微信上的中國】刊登

在戶外抓寶可夢的阿伯阿嬤是「台灣之光」。

頭髮花白,皮鞋漆黑,踩著猩紅的腳踏車,車頭綁6台手機,每一台都用軟管支架架住,連上數據線,屏幕上全部是《寶可夢GO》。

高齡硬核訓練師們正穿梭在台灣的大街小巷,一個身影就讓美國網友佩服得五體投地。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兩天前,他是這座城市中無數高齡寶可夢玩家中的一個。他的一身裝備被發到了美國最大的社交網絡之一Reddit論壇。

兩天后,Reddit上的美國人點出了7.4萬讚。他們不敢不表示敬重,非要叫他「鐵血寶可夢獵人阿公」。台灣的年輕網友則尊稱他為「台灣之光」、「真正的大師」。

《寶可夢GO》,一個我們根本玩不到的遊戲,對大陸玩家來說就是涼了,後續更新再怎麼出鳳凰、出洛奇亞,跟大家全無關係。

遊戲上線也快兩年,世界其他地方能玩到《寶可夢GO》的年輕人,現在很多也覺得沒意思了,核心玩法深度太淺,紛紛退遊。

而全世界中老年玩家現在是《寶可夢GO》重度玩家中的主力。

他們連同其他堅守下來的玩家,把遊戲照樣氪上全球手游收入排行榜。《寶可夢GO》讓許多高齡玩家的晚年不再無聊。他們的笑臉閃閃發光。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據日本VALUES公司的市場分析報告,《寶可夢GO》的頭一年,日本全國10-19歲玩家的流失率高達80%,而50-59歲、60-69歲的玩家留存率都過半。

無論年輕時有沒有接觸過寶可夢遊戲與動畫,這些留存下來的中老年玩家呼朋引伴,穿街走巷,就像那句經典口號所說,誓要把寶可夢全抓住( Gotta Catch ‘Em All)。

他們打的、騎車、坐巴士,甚至坐飛機,到香港去,抓亞洲限定版大蔥鴨,到澳大利亞去,抓袋龍,到捷克的卡羅維發利去,躺在溫泉中劃動手指,捕捉吸盤魔偶。

或者僅僅是在台灣的街頭,心無旁騖,不理會年輕人在意的目光,把手臂揮舞得突破天際。
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總比賴在家裡好。老一輩人對「宅」並沒有那麼大的認同感。但如果可口可樂是肥宅快樂水,《寶可夢GO》就是中老年快樂遊。

上世紀最野的「寶可夢狂熱」(Pokemania)現象發生在日本,主體是日本小孩。本世紀最狂熱、最沉迷、也最快樂的玩家則莫過於台灣的大爺大媽。

「鐵血寶可夢獵人阿公」的腳踏車加手機架,還是不夠野。

在台灣新竹一代,人稱「超狂寶迷機車一哥」的老大爺,經常帶著自製的抓寶神器,多機同抓。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大爺在車頭裝上木板,把手機、平板一字排開,充電寶,至少兩塊,大平板,也有那麼三塊。

無論白天黑夜,他都像電影裡的都市騎士,戴著頭盔,開機車追逐著偶爾現身的迷唇姐。每當寶可夢現身,五塊屏幕就是大爺的戰場,唰唰唰手指滑動都是夜色中獵人的槍響。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老年人比年輕人知道規矩—— 騎車不抓寵,抓寵不騎車。

新竹的“超狂寶迷機車一哥”,抓寶可夢就把機車停下來。交警過來問,就自信地說自己沒有違規。確實沒有,一個老練的獵人就該避開所有危險,那才叫專業。

當初《寶可夢GO》剛進台灣,年輕人一窩蜂,扎堆玩,如今跟完風就放棄了,很不專業。

只有老一輩堅持早起。柴米油鹽,不如帶上一輩子的親兄弟,騎車去郊外,忘記早飯,忘記生活的煩惱,去自由地追逐。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以前中老年人三句話不離兒孫,現在一張口全是CP(Combat Power,綜合戰鬥力)與IV(Individual Value,個體值,類似天賦)。

有台灣年輕人在網上吐槽:

「早上遇到一個阿伯27等;快龍、乘龍、卡比、暴鯉龍,每隻都是2000以上(最高的快龍2770)……重點是他每隻的糖果都還剩100顆以上,他還很可愛地說,幫我打道館,讓我賺10元!」

《寶可夢GO》讓中老年人變得可愛,他們憂鬱的狀況得到緩解,相互之間的情誼愈發深厚。

寶可夢現在吊打麻將、六合彩與牌九,成為中老年之友。五六十歲的玩家現在也對寶可夢如數家珍,很多原本只有年輕人熟悉的ACG形象再也難不倒他們。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當然還是有可能認錯的(圖片來自EXP.GG《電玩街訪》)

而許多年輕人「要把寶可夢全都抓住」的夢想早已慢慢消逝,寶可夢狂熱不再是他們的潮流,大家只配在台灣PTT論壇吐槽,充滿了對新事物的迷惑與不解——

「我73歲的老母瘋抓Pokemon怎麼辦?」
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是的,那些一輩子沒有看過一分鐘寶可夢動畫的老一輩,73歲的妹妹,和她76歲的姐姐,反而正在比賽抓寶可夢誰抓得多。

對新事物的恐懼讓年輕人禁不住慌亂。每天早上都讓老伴騎車帶著找補給站和櫻花樹(遊戲中吸引寶可夢前來的道具),73歲這樣會不會很誇張?

一點也不誇張。

在花蓮,為了追一隻IV值100%的稀有寶可夢,一群群頭髮花白的機車獵人出動,能抓到寶的一定是準備最多的那位。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在蘆洲,公園裡隨便坐著的一夥中老年人,他們剛剛打完道館坐下休息,CP值2500以上的乘龍、卡比獸、快龍就是他們的共同語言。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新北市林口區的老蕭,他的遺願就是抓炎帝。

病逝前,老蕭的癌症舊病復發,全身麻木不能動,手機也拿不了。但他想把賬號委託給一起抓寶可夢的群友,拜託他們為自己捉一隻神獸炎帝。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所以老蕭的朋友們第二天就趕去他家中,聯絡老蕭的兒子取得手機與帳號,努力達成他生前最後的願望。

而那隻被捉到的炎帝,被命名為「老蕭的坐騎」。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不僅如此,老蕭的朋友們還希望他在天國也能有寶可夢陪伴,紅色暴鯉龍、急凍鳥、閃電鳥、水君、雷公……再珍貴的神獸也要幫老蕭抓到。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這就是寶可夢玩家的悼念方式,不是燒紙錢,不是送花圈,而是將自己抓的寵物冠名到逝者名下,或者為之點亮一個街區的黃塔。

新北市新店區65歲的廟公,於上個月29日突然逝世。

他也是一位寶可夢玩家,有兩個賬號,都到了39級,還屬於遊戲內三支隊伍中人數最少的黃隊。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他的黃隊隊友們打算在5月16日發喪那天,把廟公住處周圍的道館全都打下來,形成5幢黃塔。

他們要為黃塔撒上櫻花,紀念廟公的往生。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「在沒有寶可夢之前,我們只是每日在附近擦肩而過的陌生人,雖然常常走在同樣的街道、吃著同樣的餐廳小吃,卻從來不曾面對面互動,而今這個遊戲不僅讓我們走出家門增添樂趣,也在互助合作之中建立了特殊的友誼。」

溫暖和人情味。

恰恰是這群玩得最野的台灣阿伯阿嬤,從《寶可夢GO》中收穫了溫暖和人情味。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5月16日,紀念廟公的5個道場黃塔順利點亮。

他們中有的是受了遊戲剛出時孩子們的影響,想跟家裡的年輕一代拉近距離,尋找一些能聊得上得共同話題;

有的是看到自己的老友、老伴在玩,想和那些陪伴了自己一輩子的人一起遊戲;

也有的是年輕時就了解、喜歡過寶可夢繫列的遊戲、動畫,上線初就是第一世代寶可夢的《寶可夢GO》成了他們情懷的延續;

更多也許只是想多出去走走,健健身,多認識一些朋友,多看看前半生沒有接觸過的世界。

畢竟,頤養天年是一種生活,趁身體健朗,出門玩玩遊戲也是。讓年輕人們服氣去吧(當然我們也得說一聲注意安全、量力而行),本世紀的寶可夢狂熱是屬於中老年人的。

閱讀原文

以下為大陸網友評論:
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大陸人怎麼看台灣人玩《寶可夢》?那是台灣中老年人的廣場舞,處處有溫情。

熱門書籍》殭屍企業、鬼城與影子銀行,停滯的中國將如何波及全球經濟?新的成長力道會出現嗎?